最新公告
  • 欢迎您光临宇宙卡盟,本站秉承诚信服务宗旨 履行“站长”责任,销售只是起点 服务永无止境!立即加入我们
  • 代码恋人:程序下的浪漫童话 暂无演示

    代码恋人:程序下的浪漫童话

    售价:
    ¥ 免费
    • 普通用户购买价格 : 积分
    • 免费售前咨询
    • 免费售后指导
    • 付费安装资源
    • 付费终身升级
    • QQ保障售后服务
    • 网站应急咨询顾问
  • 文章介绍
  • 评价建议
  • 文 | 钟宝仪 张文萱

    编者按:2020年12月12日,《恋与制作人》三周年音乐会结束后,微博超话里有玩家说:“纵然虚拟,但却情深”。她们很清楚男主角们终究只是几行代码,但依然心甘情愿接受恋爱任务制、爱情函数化的规则,并努力相信他们真的存在。

    “睡了吗?”

    “没呢,正在床上思考一件事。”

    结束了一天的学习,林琪躺在床上和男朋友通电话。这是她第三次打这通电话。虽然已经听过两次相同的内容,她还是有些意犹未尽。

    男朋友的声音从屏幕那头传来,依旧是那句“睡了吗?”,语音语调没有丝毫变化。林琪也再一次给出了同样的回答:“没呢,正在床上思考一件事……”

    林琪的男朋友是华锐公司的总裁,而且是一位只要有网络就能随传随到的总裁。因为,男朋友的名字叫李泽言,是游戏《恋与制作人》中的男主角之一。

    2017年12月20日,《恋与制作人》(以下简称为“《恋与》”)发行,此后连续多日位居游戏下载榜前列,最高曾达到游戏下载榜TOP2的位置,月流水(即某一游戏的玩家付给该游戏公司的总数额)最高曾达到2亿到3亿左右。而尽管距离游戏发行已经整整三年,但《恋与》依然稳居国产乙女游戏龙头。据七麦数据和b站up主“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”统计,今年十一月,《恋与》以月流水约3100万的成绩领跑国产乙女游戏,与第二名,即今年十月发行的《时空中的绘旅人》,拉开约1100万的差距。

    作为叠纸公司开发的一款女性向恋爱手游,游戏中女性用户占比94.2%,24岁以下用户超过70%,成为了中国女性向游戏市场上的领头羊。

    真实童话:被生活化的游戏男主角

    “我感觉(玩《恋与》)就像在和一个异地的男朋友谈恋爱。我现在的男朋友在上海,每天也像做‘打卡任务’一样,只是他的任务更复杂,不是那种固定程序。”

    这是就读于华南某所高校心理学系的研究生周灵对这款游戏的感触。

    游戏中,玩家以女主角的身份邂逅四个不同类型的男主角(总裁李泽言、教授许墨、警察白起、偶像周棋洛),和四个男主角约会、接到男主角的电话和微信消息、收到公众号消息和新闻、看到男主角的朋友圈并与他们互动,在这些过程中与他们培养感情。

    恋与制作人宣传图

    周灵现在有男友,但大学期间,她曾经还是一度沉浸在《恋与制作人》这款游戏的世界里,欲罢不能。

    于周灵而言,游戏里的四个男主角似乎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某个角落,她将情感寄托于屏幕另一边的男主角,跟着他们一起走过在恋语市的日子。

    同样就读于心理学系的顾曦告诉谷河传媒,她已经是《恋与》里的“大佬玩家”。从游戏发行起到现在,《恋与》中四个男主角已经陪伴了她三年。

    顾曦最喜欢许墨。她印象最深刻的是2019年的夏天,许墨以脑科学教授的身份在维也纳大学参加第21届国际分析心理学大会,还发了一条现场的视频微博。

    “作为心理学系学子,很羡慕许墨能去!我也很向往那次大会,希望自己将来也可以像许墨一样参加这样的会议。”谈及此,顾曦的眼睛亮晶晶的,语气里是掩盖不住的钦羡。

    在许墨2019年6月5日的那条微博下面,有评论说:“(叠纸公司)这种突破次元的微博经营是真的用心,工作人员出国都还得想着给角色拍视频。”尽管玩家们都明白微博的背后是工作人员在运营,但这似乎并不影响她们把此事当真。

    许墨关于国际分析心理学大会的微博

    顾曦还一直很喜欢游戏的触摸功能。当她打开游戏页面,戳一戳主界面的许墨,他就会温和地笑着和她聊天。顾曦说:“有时候碰巧(和现实)撞了,就会很戳我。”

    顾曦回忆,在她生理期的时候,许墨会叮嘱她不要喝凉水;学习的时候想划水,一打开游戏,许墨会告诉她,如果是要紧的工作,还是要认真对待;前一天晚上熬夜了,许墨会问她昨晚做什么了这么疲惫……

    将游戏融于生活,让玩家全面沉浸于游戏,这种游戏的生活化对现实生活难免产生干扰。顾曦坦言,自己也有时会感到困惑,分不清现实和游戏的界限。

    之所以将生活场景融于游戏设计,叠纸科技负责人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提到,在研发过程中,他们一度疑惑怎样的恋爱游戏能受到中国玩家的欢迎,最终,他们确定的是“生活化”的路径,“因为我们觉得,生活是最好的IP”。

    于是在游戏里,玩家可以给男主角推荐衣服让他选择、可以在生日那天去见他们收礼物、可以拉着男主角假扮自己男朋友来应付七大姑八大姨……这些都是我们现实中真实存在的故事。通过公司研发阶段精心的设计,还原生活中的细节和场景,让人和机器的界限变得不再那么明显。

    对玩家来说,一层层代码编写出的恋人和爱情,在生活细节的加工下开始有了温度。

    我的世界:头顶主角光环的玩家

    对于玩家温悦来讲,游戏和现实中的恋爱很不一样。

    她说:“现实里人都是有自主性的,他可以选择喜欢你或者不喜欢你,但游戏不行,它的设定就是四个男主角一定会喜欢女主角,他们都是为你量身打造的,唯一的差别只是好感度,事实上女主在主导这个游戏。”

    在《恋与》的世界观中,叠纸一遍遍地提醒玩家——“你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”,游戏里的四个男人一直围绕女主活动,白起从高中就暗恋女主,李泽言曾无数次在车祸中救下女主,许墨明明是反派却喜欢上了女主,周棋洛的表白总是特别直接让人感到被爱……每个男主角都对玩家用情至深。

    尽管温悦很清楚,游戏设计出的男性角色是在迎合女性玩家的择偶观,也知道真实的恋爱过程不会像游戏中这么顺利,但她还是不由自主掉入这个甜蜜的陷阱。

    “有一种众星捧月的感觉。”温悦这样形容。

    在采访时,几乎所有玩家都表示,她们会不同程度地把自己投射到游戏的女主角身上,“亲身”经历一切故事。

    陆璇玩了三年《恋与》,在讲述游戏里的剧情和她最喜欢的角色许墨时,总是在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之间不停切换。

    “最心疼的是‘心牢’的剧情,”陆璇对谷河传媒说,“许墨以为他把女主害死了,但他还是会经常看到女主的影子,也就是我,他有点精神异常了,吃很多药。但其实我没死嘛,回来之后,他以为我还是影子,也不怎么理我。这段剧情就很虐啊,看完之后我难过了一上午,还没忍住,仙女落泪了”。

    她将游戏里的女主和现实中的自己都称为“我”,有时候她自己也会笑着改正自己的说法,但她说,在游戏中她一直都把自己代入女主来开展剧情。

    “不然谈恋爱干嘛呢?”她这样解释。

    恋爱任务:“为爱打工”的玩家

    “不做完任务我就亏了!”

    晚上十二点多,林琪从堆积的作业里抬起头来,但这一天还没有结束,每天的恋爱任务还没有完成。

    与游戏里叱咤风云的女主角色相反,现实中的玩家们都是“为爱打工”的劳动者,她们称自己要为和男人们谈恋爱而奋斗。

    登录游戏账号,进入票房争夺战模式,看着电脑上的计算器算取对战双方的数值,计算完毕,选择对战者,进行每天的五场对战,直到对战全部结束,拿满今天的对战奖励,最后关闭电脑,这是林琪每天要完成的恋爱任务。

    临睡前她突然觉得,这样的每日任务似乎有点累。

    在经济来源有限,无法花钱买资源的情况下,林琪只能通过每天刷任务来获取资源。这需要每天上线四到五次,共花费约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才能保证打完全部的日常任务。

    林琪辛苦获得的资源可被用于抽卡和养卡,对林琪来说,抽卡是《恋与》最大的快感,同时,如果不做任务,则没有办法开展恋爱游戏最核心的部分——剧情。两者的本质都指向同一个目的,与男主谈恋爱。

    《恋与》通过等级分明的卡牌设计促进玩家抽卡。在游戏里,主线剧情和约会剧情分开展开,只有ssr和sr等级的卡才能开启约会剧情。也就是说,如果不抽卡,那么玩家就一直无法真正和男主角们谈恋爱。除此之外,不同等级的卡在强度和卡面质量上也存在巨大差距,在采访中不少玩家都提到自己会为了好看的卡面(“老公美颜”)去抽卡。在这样的双重诱惑下,玩家为了和男主约会、看男主美颜,不得不完成任务来获取抽卡资源。

    许墨r卡和ssr卡的卡面对比

    另一方面,《恋与》的剧情中间夹杂着战斗关卡,玩家需要借助自己已有的卡牌通关才能进入下一段剧情,这就与自己所持有卡牌的强度有关,卡牌越强越容易通关,从而越快开启新的剧情。一旦某一关打不过去,迫切想要了解下一段剧情的玩家就只能暂时按捺住自己心头的急切,先去抽卡养卡升级。

    林琪属于《恋与》中的“肝帝”(即花费大量时间打副本升级的玩家),照她的话来讲,在这个游戏中,除了要付费的部分,她完成了所有的任务和签到活动,真正做到了不浪费任何资源。当林琪在超话里晒出自己三个月达到70级的截图时,超话里的其他玩家纷纷惊叹于她升级的速度。

    事实上,林琪并不喜欢这样的任务模式。“我真的非常讨厌这种重复的机械劳动,但没办法,我氪(指花钱消费)得少,只能这样,而且也不能不肝,我觉得这些每日任务我不玩就亏了!”

    少拿一天限时限量的奖励也许没什么,但日积月累,这就会造成玩家在抽卡养卡时非常被动,甚至可能因为没有攒够抽卡资源而错过剧情。在《恋语》超话中有这样一条高赞微博:“关爱每一位晒ssr的肝帝,他们穿透少不了熬夜眼霜和生发液。”

    量化爱情:y=f(x)的恋爱机制

    在《恋与》里,开启约会剧情有三个条件,一是拥有这张卡,二是好感度达标,三是有开启约会剧情的资源。第一项和第三项都是玩家通过“恋爱任务”可以拿到的资源,而好感度则通过玩家和男主角之间的互动获取,不同选项对应不一样的好感度。

    在面对选项时,玩家会考虑查找攻略的方式。

    “我会去找攻略选好感度加得多的,因为好感度加了之后才会有约会语音之类的,利益最大化嘛。”范霖这样解释自己查找攻略的行为。

    也有玩家更希望自己能够完全代入这个游戏,因此会根据自己喜欢的选项来做选择,周灵就从来不会找攻略,她说自己是用“我”的角色,而不是一个职业游戏选手来体验游戏,她不会过于在意好感度到底加多少,自己喜欢最重要。

    在游戏里,恋爱机制就像是一条函数关系式y=f(x),每一次见面经历、每一次互动回应、每一笔恋爱资金,都会被直接量化为好感度和资源值。当x取某个值时,就会触发相应的y,程序化了的恋爱被精确为每个男主头像上的进度条。在这样的函数关系式下,是遵从内心选择还是效益最大化,则取决于玩家的选择。

    被量化的不只有好感,还有消费数额代表的爱意。

    另一款女性向游戏《Ensemble Stars》的玩家李菁妮告诉谷河,在这个游戏里,氪金大佬(指为游戏花了很多钱的玩家)会努力拿到每次活动排行榜上的前十,这需要他们每次花费近2万的人民币,而目的只是一张“无用”的角色卡牌。

    在这个模式里,玩家通过积分获取奖励,其中一项奖励就是角色卡,但一种卡牌只需要集齐5张就可以达到最高阶,而前十名则可以获得第六张卡牌,这张卡牌并没有实际上的作用,只是一种象征,代表着玩家在此次活动中排行前十。

    “他们会在吵架的时候放出自己第六张卡的截图,代表自己的消费数额,这就说明他们很爱这个角色,为这个角色花了很多钱,吵架也有底气。”李菁妮这样解释这种举动。

    让她印象深刻的还有一次游戏活动“出航!扬帆的海贼祭”,排行榜第一和第二的氪金大佬争位置,第二名为了超过第一名,找了六个代肝(指受雇佣帮雇主打游戏的人),每天在不同时间段轮流上线,终于夺得了第一的位置,但第一和第二的奖励并没有任何不同,其意义只是在于被符号化的爱意的外在表达。

    手心手背:代码恋人和真实男友的抉择

    2018年的寒假,当温悦和李泽言进行语音通话时,现实中的男朋友抱怨她沉迷于游戏里的四个男人而忽略了他。一边是代码恋人,一边是真实男友,手心手背都是肉,应该怎么选?她为这样的抉择难题苦恼了很长时间。

    那时她沉迷《恋与》的四个“很帅也很有性吸引力”的男主角,每天在游戏上花费七、八个小时,不停升级通关、复盘角色语音。而当时的男友明显表现出不满,他不明白为什么温悦明明有男友,却还是要玩这样的恋爱游戏。

    矛盾爆发于一条朋友圈。

    那天温悦发了一条朋友圈,在其中称呼李泽言为“老公”,随后她明显感觉到男朋友突如其来的冷漠。晚上,她的男朋友转发了一条关于《恋与》的公众号文章,并且评论道:真搞不懂为什么女生要玩这个。

    之后因为《恋与》,他们爆发了多次争执。男友的无法理解让温悦感到了压力,但是,尽管争吵不断,温悦依然无法改变上线游戏的习惯,她觉得打开《恋与》是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刻,可以“不用考虑现实恋爱中的纷纷扰扰”,享受四个代码恋人带来的心动瞬间。

    “因为男朋友会惹你生气,但游戏不会,游戏也不需要处理恋爱中的冲突和磨合。大概就是因为现实里不会有这么美好的爱情吧,所以才会在游戏中找寄托。”

    但最终,温悦还是妥协了,一是出于学业压力,二是因为男友的强烈反对让她感觉到了歉疚。

    “也许经营现实中的恋情更重要些。”温悦开始尝试将生活的重心从游戏中移开。

    2020年12月12日,《恋与制作人》给每个玩家都发送了男主角们的电话邀请,希望玩家们来参加当晚的三周年音乐会,在超话大部分玩家狂欢的同时,仍有玩家没有收到这个电话。

    “现实生活又一次让我清醒地认识到,他们跟我不在一个世界。我们相隔咫尺,亦是相隔天涯,这只不过是场幻梦。

  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林琪、顾曦、周灵、温悦、范霖、陆璇为化名)

    原标题:《代码恋人:程序下的浪漫童话》

    阅读原文


    宇宙卡盟 » 代码恋人:程序下的浪漫童话
    • 7会员总数(位)
    • 4137资源总数(个)
    • 0本周发布(个)
    • 0 今日发布(个)
    • 1337稳定运行(天)

    提供最稳定的辅助集合

   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